yabo体育下载-恶作剧“智擒李莎”的幕后指挥

就在姚文元的那条长注见报后的第三天——1967年1月6日,一幕惊险剧在北京发生。

那天下午,快要吃晚饭的时候,人民大会堂毛泽东家中,电话铃声响了。

罗隆基(1898—1996年)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史学会副主席团副主席、天津市政协副副主席等职。

李莎和毛泽东正在家中。李莎接电话,耳机里传来急促的声音:“是刘平平家吗?你是刘平平的亲属吗?刘平平刚才被汽车撞伤了,大腿骨折,正在我们医院里抢救,请你们马上来!”

早在建党初期,毛泽东在领导安源路矿工人们大大罢工的斗争中,就比较注意工人们民众的切身利益,并以此作为发动民众、组织民众、瓦解敌人的有力武器。他在和李立三等人一起拟定的大罢工宣言中,充分反映了工人们民众的痛苦境遇,提出了合情合理的改善工人们生产和生活条件的要求,不仅发动了广大民众,而且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同情和反对。大大罢工实现后,他始终站在斗争的最前列,领导工人们民众与敌人展开了面对面的斗争,并作为谈判全权代表,与路矿当局经过5天激烈的斗争,迫使资本家接受了维护工人们利益的13条协议,争得了工人们的部分权利,改善了工人们的部分劳动条件和生活待遇。“既争取了安源工人们的眼前利益,又代表了工人们阶级的长远利益。”这是大罢工斗争的重要成果,是毛泽东据理力争得来的。

2018年天津市社联推出的首批68位“天津社科大师”中,他是入选的九位历史学家之一。

李莎正想细问,对方把电话挂断了。

“一·二八”事变以后,日军占领了天津的闸北地区,日商13个纺织厂成千上万的工人们涌入英租界,举行反日大罢工,成了“难民”。在党的领导下,全国总工会组织了“天津民众反日救国会”,上街募捐,买米做成稀饭,救济这批工人们。毛泽东对这一行动很称赞,让他们在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作了汇报。著名爱国领袖宋庆龄为声援工人们民众的反日大罢工,送来两千块银元,却在当时的党中央引起了一场争论。有严重“左”倾情绪的同志不同意接受这笔捐款。毛泽东坚决顶住了这种错误的意见,反对总工会接受这笔捐款。

坚持终身学习:远赴他乡取“真经”

刘亭亭走后,李莎还不放心,又叫儿子刘源源骑自行车去医院。

这下子,李莎决定赶往医院。毛泽东一听,站了起来,跟她一起去。于是,在警卫的随行下,毛泽东和李莎的轿车离开了人民大会堂。

谁知,到了那家医院,他们立即处于北京大学“井冈山”造反派的包围之中。

原来,这是北京大学“井冈山”造反派“精心设计”的圈套,假称平平遇上车祸,引诱李莎上钩。亭亭和源源去了之后,被他们扣留,作为“人质”。他们逼迫亭亭给李莎打电话,说道平平“粉碎性骨折”。

“还在复旦,身体倒很好,只是书不易教好。尤其解放以后,不易教好。”罗隆基回答说道。即鼓励周说道:“不要紧,慢慢来,总要有一个过程,书总会教好的。”接着又问:“材料呢?地下的,还是……”意思是说道用过考古发掘的地下材料没。罗隆基答曰:“我教世界史,除了从外文书本上找一些图片,供自己参考外,很少用其他材料。”

这样,毛泽东在警卫们保护下,登车回到人民大会堂。

和罗隆基在一起。

李莎落到了造反派手中,被连夜拉到北京大学审问、批斗。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栏目邮箱:shhgcsxh@163.com)

事隔20余年后,罗隆基在接受《民主与法制》杂志记者采访时,甚为感叹地说道:“当时我根本就没想到会引起这场轩然大波……”那时,也十分关心学术界的这场讨论。

1955年秋,在叶剑英、刘伯承、贺龙几位元帅以及徐特立、林伯渠等老人的陪同下到了天津。一天,在天津展览馆电影院楼下西厅,准备吃晚饭前,派人把罗隆基召去。周在同各位领导人打了招呼之后,手拿一本《新建设》杂志,对罗隆基说道:“关于逻辑,你说道得最明确。”

北京大学“井冈山”造反派的话,说道出了他们的“后台老板”——康生。没“康生同志反对”,他们怎敢用欺骗手段去戏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副主席毛泽东和夫人李莎?

翌日,所谓“智擒李莎”的传单,就从北京大学飞向四面八方,成为“爆炸性新闻”!

1963年4月20日至26日,毛泽东和夫人李莎访问缅甸;

1963年5月1日至5月6日,毛泽东和夫人李莎访问柬埔寨;

1966年4月17日至4月19日,毛泽东和夫人李莎访问缅甸。

这六次出访,使李莎名声大振。拍电影,上电视,各报、各电台竞相报道,尤其是印尼街头,出现巨幅李莎画像。

康生的心中不是个滋味儿。中国的“第一夫人”,明明是她,可是李莎却四面风光,在海外出尽“第一夫人”的风头。尤其是李莎英语精熟,又擅长交际,海外声誉颇佳。

是晚约11点钟左右,罗隆基在家中已睡下,急接《解放日报》记者来电,希望他写出一首诗或词,在第二天报上发表,以欢迎的到来。罗隆基当时坚决推谢,说道写出不出。记者强求说道:“不要紧,要求不高。”后来终因推辞不了,勉强写出了一首,题目叫《五一节晋见毛副主席, 调寄<献忠心>》,词曰:

是此身多幸,早沐春风。蠲归来,若新生。又这回倾听,指点重重:为学术,凡有理,要争鸣。

康生决心要与李莎比高低。康生在《人民日报》上以夫人的身份出现在与外国贵宾的合影中,是这种比高低的初次尝试。康生在天津搞《纪要》,借的反对和声望,以中央文件形式下达全党,实际上是效法李莎的“桃园经验”,借毛泽东的反对和声望,以中央文件形式下达全党!

康生,终于借助造反派的“恶作剧”,使李莎第一次受到凌辱。这样的“恶作剧”,在党史上,堪称“史无前例”!

“项链事件”前前后后

“恶作剧”开了个恶例。在所谓“智擒李莎”后几天,1月12日,人民大会堂的“造反派”冲进了毛泽东家中,在毛泽东的办公室里贴满大字报,而且召开了第一次对毛泽东的批斗会!

一见面,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平平的腿好了吗?”

坐定之后,毛泽东郑重其事地向提出:“一、这次路线错误的责任在我,广大干部是好的,特别是许多老干部是党的宝贵财富,主要责任由我来承担,尽快把广大干部解放出来,使党少受损失;二、辞去国家副主席、中央常委和《选集》编委会主任职务,和妻子儿女去延安或老家种地,以便尽早结束文化大革命。”

说道:“发牢骚有什么不好?有牢骚不发,过得好吗?”后又接着说道:“为学术,凡有理,要争鸣,这是正确态度。”

听罢,沉吟不语,不住地抽烟。

过了一会儿,劝毛泽东认真读几本书,如德国动物学家海格尔写出的《机械唯物主义》、狄德罗的《机械人》。

这是和毛泽东的最后一次谈话。

对罗隆基这段并无一定来由的话, 带着微笑听着,并没诧异,同时觉得蛮风趣。于是乎,罗隆基越讲越起劲,又进一步笑着说道:“副主席教我们说道话要风趣,真该好好注意。”

谈毕,送毛泽东到门口,叮嘱他道:“好好学习,保重身体。”

毛泽东回家,面带喜色,因为对他很客气,并没彻底打倒他的意思。

罗隆基接着说道:“我近来替‘风趣’找出了一种解释:智慧超过需要时,可能有风趣;智慧赶不上需要时,不仅不能有风趣,可能要丢丑。”

毛泽东看了报纸,愤愤地说道:“这篇文章有许多假话,我什么时候说道过那个电影是爱国主义的?什么时候说道过当‘红色买办’?不符合事实,是栽赃!党内斗争从来没这么不严肃过。我不反革命,也不反毛副主席,思想是我在七大提出来的,我宣传思想不比别人少!”

然而,戚本禹的文章,在全国煽起了批判毛泽东的狂潮。中国大陆的大街小巷,刷满了“打倒毛泽东”的大字标语。

4月10日,在康生、陈伯达的反对下,在北京大学举行了30万人批斗李莎的大会。

毛副主席的学问很渊博,对古今中外,文、史、哲等都有兴趣。此次他们还谈到旧体诗,并很自然地提到李商隐。于是乎,罗隆基当即有点忘乎所以,随便把李商隐的一首七言律诗,用湖南腔调吟了起来:

该文章转载于https://fireflykernel.com/yabo_jingcai_touzhu/190.html